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平衡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是租客网的义务!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6月11日 11:39

为了梦想而做租客,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

大部分人选择在其他城市扎根的第一站,往往都是从租房开始的。据报告显示,90后和95后成为租客的主力群体。租的不是房子是生活由于租房群体的特点改变,对于租房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后和95后的需求由价格敏感逐步转换为舒适敏感、安全敏感、享受敏感等更注重生活品质的需求。数据来源时间:2020.03.11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房子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居住,睡觉”的空间,更希望能够为自己提供更舒适的享受。将近八成的租客表示租金是他们考虑的首要因素,其次是交通便利程度和社区安全与环境。买房租房不出门坐在家里“云看房”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没法去实地看房,怎么办?租客网的“云看房”及“无接触式”租房模式,简化看房入住的流程,提高看房效率,节省租客的时间成本,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让大家足不出户也能远程租房。小明是一个90后,他希望上班后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而租房考虑的第一点又是通勤时间不能超过45分钟,他愿意把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中,但不愿白白浪费在交通上。通过租客网,他可以看到真实的房源场景,仅仅几天的时间就选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那个待在家里几年不用出门的科幻电影场景,随着这个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脚步似乎真的已经近了。“从老家回来,租房的小区封了不让进,我住上了另外一套免费房源”;“2月有一半时间阿姨没法上门保洁,返还了半个月服务费”;“困在老家回不去,房东人特别好,给我免了一个月房租”;我们在某乎某涯上似乎总能看见这种类似的交流,现在租客的落脚地虽然有了着落,但却没有一个专属于他们交流问题的平台。为了梦想而做租客,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为了放松而去交流,野帆网为交流提供大平台!由租客网重金打造的野帆网,旨在给每一位租客、对租房有疑问的人群进行一个交流的“大论坛”。给大家提供一个心灵释放的平台,交流的平台,学习互动的平台,解压放松的平台。找兼职、找工作、找优惠,找房子、找朋友、甚至是找对象!统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用“大租客”带动“大金融”,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不仅仅是房屋租赁,还有物品租赁、服务租赁......租客网全新尝试将以“5G租赁”的形式开启租客新生活,通过整合各方资源,充分利用平台优势,这样也避免了虚假消息、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的存在。租客网这个大桥梁,使公寓主、房东、中介可轻松将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又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提高供应与需求。对于正在找房子的你来说,“无中介费”大大降低了租赁风险。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做租客,更自由!

2020年05月18日 13:49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